欢迎来到桐柏信息门户网
收藏
位置:桐柏信息门户网>财经>正文

宝盈集团(bbin)_班主任的是“官本位”思想的体现,也是班级“官僚体制”的核心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1-11 16:53:42

宝盈集团(bbin)_班主任的是“官本位”思想的体现,也是班级“官僚体制”的核心

宝盈集团(bbin),导读:这就是班主任对他的班级上学生的评价:“你的人品有问题”,这是多么武断的评价,这是多么伤害人的评价。

班主任对于学生的评价是否就具有天然的公正性?班主任从始至终都对作为助教的我说要公正,要一碗水端平,(那么班主任老师隐含的意思大概就是:我的公正性是被受到质疑的)我记得有一次,班主任对于我的行为似乎已经忍无可忍,说了很多激动的话,他甚至说你不愿意做这个“恶人”,就让他来做这个恶人,那么在班主任看来,他们也自认为他们这一系列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恶”,可是,一种“恶”又怎么可能体现出“公平呢?这就是他们的的矛盾之处。

换言之,在他们看来,一种公正性的体现要以极大多数人的不满来体现,甚至还要以自己的某种程度的“恶”来体现。那么,在我看来,这种公正性本身就是值得质疑的。

我还记得一个细节,在期末批阅试卷,班主任只让我批阅“客观题”,他说的很明白,怕我“徇私枉法”。也就是说,对于学生评价的公正性,在我这里又是被质疑的,原因很简单,“我也是一个学生”,这种“学生身份”就决定了我天然的不公正性。

由此可见,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最终的结果是班主任与学生出现了越来越深的“信任裂痕”,这实际上也是专制主义政体所可能产生的“恶果”,就是瓦解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使得整个社会变得相互提防,人人自危。

那么,问题还在于,班主任对于学生的评价就一定公正的吗?如果老师也不公正那又会怎么办?我也曾经亲耳听到这样的实例,就是一个有关于班级保研的事情,源于学生为了争得保研名额,就会出现相互“告黑状”,相互“穿小鞋”的状况。

我无意中听到的就是班主任给他们班的一个女生打电话,我听到那个女生说:“老师,你不能这样说我,你这样说我让我很委屈”,之后那个女生就哭了起来,之后我才知道,班主任对那个女生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人品有问题”。

怪不得那个女生在图书馆的一角哭到图书馆闭馆才回去。这就是班主任对他的班级上学生的评价:“你的人品有问题”,这是多么武断的评价,这是多么伤害人的评价。这也就意味着,班主任对于学生凭借接近于简单粗暴,我们看不到任何的公正性。班主任的这种作为和专制主义的统治者在某种程度上是极为相似的。

从中我们也可以隐约的看到,极权主义者是怎么样败坏道德。权威者的存在就必然会有依附于权威者的存在,这就是“道德危机”的根源,而权威者再以自己的道德认知为他治下的成员黏贴“道德标签”的时候,道德事实上已经不复存在了。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向我们说明了,我们的教育为什么不能塑造出平等的主体意识?在“官僚体制”之下,除了隶属,不会有平等的安置之所。

其实,我们应该问一句:班主任这个角色本身是否具有存在的必然性?班主任应该是社会分工的需要,班主任首先是一个教育者,而不是管理者,而现实的世界往往本末倒置,班主任主要充当了管理者的角色。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即学高方可为师,身正方可为范。也就是说老师的这种职业最高的标准应该是“身正”,其次是“学高”。在今天,我们必须重新认识所谓的“师道尊严”。

同时,对于我们学法律的以及教法律的人来说,我们总是有一种制定规则以及遵守规则的偏好,但是我们也应该思考这些规则的合理性以及我们是否应该遵守这样的规则。

法律是世俗的,而且这种世俗也是强大的,面对老师的咄咄逼人,这就是现实中规则制定者的嘴脸,他们有一种致命的自负,他们甚至有某种幻觉,认为他们掌握这个这小小的世界以及这里面的人。这就是权力者最真实的面貌,和善只是伪装,狞狰才是真实。

在我看来,在未成年人的教育里,班主任既充当着监护人的角色,又承担着教育者的责任,在未成年人人格塑造,心智成熟过程中,作为一个监护者,作为一名教育者,他们的本分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值得我们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深思。

教育与每一个人切身相关,与整个社会密切相关,这关系到我们的社会将由一群什么样的人主宰,我们将与一群什么样的人共处。应该说,在大学时代,学生大都已经成年,他们的心智已经成熟,他们的人格也处于成熟定型的阶段,他们有自己的认知与担当,我觉得班主任制度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而应当提倡“导师指引”与“学生自治”的治理模式。

正如我在上面分析的那样,班主任的存在是“官本位”思想的体现,班主任也是班级“官僚体制”的核心存在。这就是班主任的“法理学”。(文:秋水长天居士 原标题:班主任与官僚体制 文章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责任编辑:吴俊

桐柏信息门户网网站版权所有